现代版“画饼充饥”:看吃播

此文章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一度的温暖,一百度的爱情,来自于yzc261的点点滴滴


不惑[ 不惑 ] 是我们推出的一个固定专栏,每周末更新,致力于探讨时下的各种热门话题与现象,并尽可能发掘其背后的原因与故事。知也无涯,应当不惑。

“我的视频帮助了那些感到孤独、患有暴食症和正在节食的人。”

试想这样一个画面。一位身材娇小、皮肤雪白、留着可爱长发的年轻姑娘,正努力吞咽下满口的食物,并用勺子优雅而饥渴的把下一勺送到嘴边。在她的面前端直放着一个巨大的平底圆盘,里面摆放着满满当当如手指一般粗的辣年糕条,姑娘用纤长的筷子有条不紊的把它们一个个摆放整齐,然后一根一根的送入口中,你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她咀嚼每一口食物时年糕在口腔里发出的破碎声,每一次被辣到时的抽泣,以及每一滴汤汁坠入喉咙时的吞咽声。

这是韩国最著名的吃播播主之一朴舒妍(昵称The Diva)众多直播中的一次,据2014年路透社报道,只要一天工作三小时,朴舒妍就能达到高达9400美元(约合人民币6万2千元)的月平均收入,最高一次吃播甚至直接收入1017美元(约合6千7百人民币),而所有工作内容就是在镜头面前直播自己吃饭的画面给观众观看。

在韩国,这种直播吃饭真人秀被称为“mukbang”,在韩语是“吃饭”和“直播”二词的组合,中文翻译为吃播。2013年以来,观看吃播的韩国观众人数增长了三倍之多,晚饭时间约有45000名观众一起观看。人气最高的吃播播主月均收入达到一万美元,这其中还不包括来自食品品牌的赞助费用。

自2013年左右吃播在韩国普及以来,这股饕餮风潮便迅速席卷世界,首当其冲收到影响的就是日本。日本知名度最高的吃播播主——31岁的木下佑香——于2014年开设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录播吃播节目,至今频道订阅粉丝人数高达两百多万。只有47公斤的木下2009年因参加《火力全开大胃王》节目成名,可爱的外表和天赋异禀的惊人胃容量使她成为了YouTube上最受追捧的播主之一。

吃播,这种新生的视频内容结合了“大胃王”与“直播”两种经典内容,播主们吃下食物的重量通常是按照按公斤计算的,一次吃播消耗的食物足以支撑一个普通人2~3天的饭量。然而,与大胃王比赛的体育竞技性质不同,吃播播主们力求营造出的是一种真的在享受食物的观看效果。他们从直播开始第一秒一直吃到直播结束,期间要和屏幕前的观众进行语言互动,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吃相与讲话风格,有些播主会介绍时下最流行的零食,有些会教授简单的(垃圾食品)烹饪技巧,还有些播主只是专注的吃到最后,同一位播主在每场吃播中都会选择不同的食物,有时也会采用粉丝点播的食物。

在这场吃饭表演中,荧幕这个小小画面内的每个细节都会受到关注,播主的妆容与衣品、餐盘家具的款式与颜色,甚至不时出没的可爱小宠物,都是播主用来塑造个人品牌风格的重要方法。而观众们则通过打赏、留言的形式与播主互动,如果观众以女性居多,大家还会讨论播主使用的彩妆品牌,用哪款染唇液可以吃饭时口红也不掉色……场面十分温馨。

看过了这么多吃播,你会发现这些播主吃的都不是什么健康食物,炸鸡、汉堡、烤肉、年糕、拉面……全部都是高碳水化合物、高糖、高脂肪的“垃圾食品”,与传统主打健康的小清新美食节目相比,吃播就像是一股“泥石流”,代替观众们宣泄着心底对食物最深处的渴望。

“这哥们光靠吃就能致富而且还有六块腹肌”

个人主义的兴起让现代人不再隐藏自己的情绪,巨大的生存压力下,我们迫切需要一种快捷有效的发泄渠道,相比其他昂贵消费方式,丰富充足的食物成为了连底层能够消费得起的东西,工作忙碌时,暴食垃圾食品便成了发泄压力最受欢迎的方法。近年来以单纯的美食为主题的影视作品不断出现,《深夜食堂》和《孤独的美食家》都将“孤独”与“美食”结合在一起,仿佛一碗一千卡路里的炸猪排饭才是治愈城市人寂寞心灵的终极良药。日本餐厅屡见不鲜的巨盘挑战赛以及大胃王冠军,与东亚文化压抑的民族性格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而,在现代文明中,食量大与肥胖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耻辱。在集体主义统治的中日韩等国家的文化中,对身材的严格控制贯穿着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中产阶级买得起两万块的手袋,却在20块钱的高热量蛋糕面前望而却步。古今中外,吃饱饭在人类文明中似乎都是一项私密的、无法拿上台面的行为,《圣经》建议圣徒在领受圣餐之前先各自在家里吃饱,而有闲阶级家的千金小姐们在出席社交晚宴之前也会被教导在家用过食物,以免露出不雅之举。

吃播的出现则与餐厅中的法式浅口盘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一个人在卧室对着屏幕观看的私密小视频,能够满足我们在生物进化过程中自然养成的对暴食高脂高糖高油食物的天然渴望。韩国主播Rachel Ahn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她的大部分女性观众通过观看吃播来获得一种视觉满足,从而帮助她们继续节食。英国最早一批吃播播主之一Lydie也表示,自己像是在代替观众暴食一样,“我的视频帮助了那些感到孤独、患有暴食症和正在节食的人。”

这种被中国人称为“画饼充饥”的行为在心理学中被称为代偿心理(Compensatory behaviors),当理性禁止我们满足一些欲望时,我们便会找到相似的途径替代求偿。朝鲜大学博士金海珍在论文中证明,人的确能够通过单纯的视觉行为满足对食物的欲望,美食节目带来的视觉愉悦能够媲美真正进食获得的满足感。在社交网络上,这种现象被称为Food Porn(美食毛片)。以往的暴食症患者会采取自诱导呕吐、灌肠、疯狂运动等方式抵消摄入的热量,现在,他们找到了一种全新的方式:观看吃播。

吃播是一种对现代健康与身材标准的矛盾性反抗,之所以说它是“矛盾性”的,是因为观看者在视觉上暴食垃圾食品的同时,实际上却在使用这种方式遵循现实生活中严苛的身材控制标准。当夜深人静馋虫作怪时,我们盯着屏幕上的身材苗条的美女主播暴食高热量的炸鸡,会神奇的感觉口腹之欲被满足,从而压抑住了吃夜宵和零食的欲望。在禁欲自律的价值导向下,这是一种既想反抗又不敢动真格的反抗。

当然,观看吃播的观众各有各的理由,许多没在节食的观众也对这种视频内容趋之若鹜。美国人文化研究学者Jeff Yang就认为,越来越多奉行不婚主义的韩国年轻人成为吃播行业飞速发展的助推力量,正如居伊·德博所言,影像已经取代了人类之间真正的联系。吃播不只是简单的影像堆积,更是以影像为中介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对一些人来说,吃播就像儿时的电影与收音机背景音,当一个人孤独的吃饭时,看着屏幕中的播主有说有笑的陪你一起吃饭,就算低头只是泡面,心里也会觉得温暖。

不说了,电饭锅在叫我,我要去吃排骨了。

本期作者:施业中    编辑:马乔

【不惑】往期文章

为什么吃秋葵突然流行起来?一个藏匿于都市白领餐桌上的秘密。

90后结婚会买什么?90后开始步入适婚年龄,什么是必须要买的呢?

为什么偶像团体越来越多?娱乐圈偶像组合越来越多,这是为什么呢?

人为什么会成为猫奴?互联网就像古埃及,人们用象形文字交流,并且崇拜猫咪。

中产阶级是怎样被黑的?中产阶级被黑有很大一部分是他们在自黑。

格子衬衫真的丑吗?它代表着一种得过且过不修边幅的直男癌审美。

网红变现指南一套关于花样变现的方法论

青蛙是如何风靡互联网的?一个能够打破文化壁垒的流行文化形象。

为什么你睡不够?时间都去哪了?

买书不读是一种什么病?买书不读的你就好像一个当代的“叶公”。

为什么现在这么多“老干部”明星?一款百利而无一害的优秀人设。

如何看待勇士队夺冠失败?库里的时代迟到了。

为什么看球的妹子越来越多?迷妹才是第一生产力。

为什么你会觉得名画丑?用现代审美的标准站在上帝视角评判这些名画,是不公平的。

我们对脏话的容忍程度变高了吗?一个词越寻常,它所能造成的“污力”就越有限。

文艺青年是如何被污名化的?都怪伪文青!

尴尬癌是一种什么病?尴尬是人类最为微妙的情绪之一。

为什么会有人推崇食物的正宗?正宗不重要,好吃才重要。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在厕所看书?不在厕所读书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厕所阅读的美妙。

为什么说谈恋爱不如跳舞?用这个方式相处,没有人觉得孤独。

为什么女人们的口红越买越多?因为在那些可以买来哄自己高兴的东西里,口红是最便宜的。

什么是犬儒主义?当你选择把这个世界递给你的毒鸡汤咽下去的时候,你就成了一个犬儒。

“啃老”现在还值得被唾弃吗?“啃老”似乎已经从自甘堕落变成了一种无奈之举。

从厨房到朋友圈,为什么做饭变成了一件social的事?要不要自己做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在金钱和时间中做出怎样的选择。

迷妹是一种什么妹?你以为迷妹只是狂热的女粉丝么?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看完/读完)这篇文章有何感想! 来看看yzc261是怎么评论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